仓颉

他知道他永远也不可能成为一个更好的人,于是他放手,让世界自己去选择。

《论白瞳道长可以有多好看》

我家儿子最好看了!9p不同衣服和姿势,舔儿子!

【华武】如何优雅地交换定情信物

-又名“性感华山在线吹箫”
-又又名“如何文艺地装B撩道长”

白日里一场冲突才过不久,麻衣圣教中人心惶惶,一双双眼睛警惕又惶恐地张望着,却终究抵不过白日带来的疲累和伤痛,渐渐也无声了。香帅一行人前去同圣女商谈对策,叶岑借宿在一户村民家中,此地不近圣教中心,布置装饰一如中原普通农家,叶岑躺在榻上,却反侧难眠。

他方才发觉自己不知何时丢失了腰间玉佩,钱财乃是身外之物,只是这玉佩是门派信物,上刻他师门姓名。叶岑心中烦闷,几日来的一幕幕在他脑海中盘旋不去,他尝试盘膝吐纳,却依旧不得灵台清明,无奈睁眼看去,却见窗外几丛翠竹摇曳,绿涛阵阵,不知是该感叹草木无心,还是自然灵蕴,不觉长叹一声。

就在此时,叶岑听到了箫...

估计世界上就我一个人萌这两位的拉郎,唯一能找到的一篇同人文还是逆的……*_*

关于同人创作,BE,和对待角色的态度

存档放文:

自勉


太初有一:



这就是为什么我深爱着悲剧



空小阶阶阶:





1. 就其语源意而言,悲剧是崇高的,喜剧是使人愉悦的。



2. 文章不分高下,分优劣。



3. 悲剧应该是由情节与性格导致的,而非偶然性。



4. 好的悲剧应该是有人物性格(或双方性格)决定的。



5....

钟声敲响第六下的时候,她的世界开始渐渐发出微弱的荧光;到第六下钟声和第七下的正中间的时候,她刚刚好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方盒世界的顶层,深灰色的粘液沿着中心点蔓延开来,在明亮的白色方盒如同困兽般里静静爬行。她盯着天花板一动不动地看着,然后钟声敲响了第七下。

语言是一种沉重的东西,每当我张开口,它们就压迫着我的下颚,堵塞住我的喉咙,并威胁着要将我的声带扯断。而文字就好的多,除却偶尔调皮地躲藏进你意识的某一块里,大部分时候它们都温顺乖巧,在你手下和键盘上排列,呼之则来挥之即去,而在它们最终映入另一个人的瞳孔之前,你有足够的时间去改变它们的队列。

于是在她的世界里,语言是不存在的。

其实文字也...

上学路上无法停车,难为我起早。

因为起晚了所以干脆一天什么都不做,看两部烂片熬到下午躺在上周计划好却没洗的成堆脏衣服上看着手机,感叹我的人生真是虚掷光阴。

他1


他举起一把假想的枪,指向自己的太阳穴,却迟迟没有扣动扳机。因为他知道,就在不远处,有无数的人拿着真枪实弹,早已等候着他了。
只要踏出一步。
只要踏出一步。
麦子想要成熟,它们的种子必须得先死亡才行。
为了人们生存,为了时代更新,为了世界前进。
他必须得死亡才行。

多少年后奔跑在街上的人群口中不会再有他的名字,多少年后游行的横幅上不会再有他的名字,多少年后晨报和政论里不会再有他的名字,多少年后书册中不会再有他的名字,多少年后他存在的意义都被遗忘,那是他所期盼已久的未来,那是他所疾奔向的咫尺天涯的明日。

他知道他永远也不可能成为一个更好的人,于是他放手,让世界自己去选择。

© 仓颉 | Powered by LOFTER